白话聊斋:书生和女狐私奔,老狐狸棒打鸳鸯,18年后狐儿勇救母亲

2019-10-03 投稿人 : www.oyke.com.cn 围观 : 1843 次

  原创正经说2019.9.17我要分享

  (重温聊斋系列015篇《鸦头》)

  这是一篇女狐与书生私奔的爱情故事。但是美好的爱情故事,却总是有人从中作梗。正如许仙和白娘子的爱情被法海捣乱一样,书生和女狐的爱情也被狐母捣乱,最终没有逃出狐母的神通广大与毒狠,被狐母棒打鸳鸯。女狐被老狐狸精抓回去后,备受折磨,儿子也被丢弃于街头。也幸亏有了这个儿子,十八年后,将母亲从老狐狸精的手中救出,一家人终于得以团圆。

  

  话说东昌府的秀才王文,是个老实巴交的人。有一年,他去湖北游玩,偶遇老乡赵东楼,便应邀去他的住处闲坐。一进门,王文看见屋里坐着一位美女,这才知道这个几年没有回家的大商人,在外面养了女人。赵东楼也不避嫌,直说这里是一处青楼,他一直借宿于此,包养了老鸨的大女儿妮子。

  说话间,王文看见一个绝色少女从门口路过,含情脉脉地看着王文。尽管王文是个端庄君子,也不禁心神荡漾起来。女子走后,他忍不住向赵东楼打听起来,才知道是鸨母的二女儿,年十四岁,名叫鸦头。因为生性刚烈,一直不愿接客,鸨母也不敢强逼。见王文对鸦头有意,赵东楼就开玩笑说,要给王文当媒人。

  

  王文窘迫地说:“可是,我身上没有钱。”赵东楼知道鸦头的性格,是不可能接客的,于是故作大方,忽悠王文说,可以资助他十两银子。王文当真了,跑回旅馆里,把他仅有的五两银子拿来,拉着赵东楼去找鸨母。鸨母嫌十五两银子太少不同意,没想到鸦头却同意了。赵东楼也没有想到这个结果,只得拿出十两银子来。

  到了半夜里,鸦头对王文说:“你怎么这么傻?把银子全拿来了,明天吃什么?”王文也后悔太冲动,流起泪来。鸦头劝慰王文不要难过,她不愿意成为风尘女子,看见王文忠厚老实,才愿意托付终身,鼓动王文和她连夜逃跑。王文同意了。于是,鸦头女扮男装,敲开门,假称有急事,骑上驴子连夜走了。这两匹驴子是王文和老仆骑来的,鸦头掏出两张符贴在老仆的背上和驴耳朵上,只听见风声呼呼的响,天亮时,竟然到了百里之外的汉口。

  

  王文很是惊讶。鸦头说:“实话告诉你吧,我是狐狸。母亲天天打骂我,我巴不得早点逃出来。我们就住在这里吧。”王文喜欢鸦头,也就不计较她是狐狸。他听从鸦头的建议,卖掉驴子做本钱,开了个卖酒卖茶的小店,和老仆一起经营,鸦头在家缝披肩绣荷包卖钱。一年后,家里请得起仆妇婢女了,王文也当起了甩手掌柜。

  一天晚上,鸦头的姐姐妮子忽然来了,说是母亲派她抓鸦头回去。鸦头与妮子争打起来,仆妇婢女们围上来,撵走了妮子。见住处暴露了,鸦头赶紧收拾,打算搬走。正在忙乱之际,鸨母来了,把鸦头抓走了。王文急忙赶到原先那座青楼,人全部换了,也不清楚鸨母她们一家去了哪里。王文只得大哭一场,收拾一番,回了东昌府老家。

  

  转眼过了几年,王文有事到燕都去,路过育婴堂时,看见一个七八岁的小孩,长得很像自己,就动了收养的念头。把男孩赎出来后,才得知男孩吃奶时就被遗弃了,不过,捡他时,胸前写着“山东王文之子”,所以被保姆取名王孜。王文很惊讶,我就是山东王文啊,可是,我没有儿子啊,莫非山东还有个同名同姓的?

  王孜长大了,高大勇猛,喜欢打架,王文根本管束不住。而且王孜还有个特殊能力,自称能看见鬼狐,曾经帮别人家里驱赶过作祟的狐狸。这一天,王文在集市上忽然遇见赵东楼,容貌枯瘦,衣衫破旧。王文把赵东楼请到家里,摆上酒菜,两人长谈起来。原来,鸨母抓回鸦头后,搬到燕都去了,逼鸦头嫁人,鸦头不从,鸨母就把鸦头关了起来。鸦头生了孩子后,鸨母扔在了胡同里,被育婴堂的人捡走了。

  

  赵东楼也跟着把生意转到燕都,不便运走的货物低价甩卖,加上路上的开销,他亏了血本,伤了元气。而且妮子挥霍无度,不几年,赵东楼就一贫如洗了。没了钱,鸨母不待见他,妮子也和其他的富商好上了。有一天,鸨母不在家,鸦头从窗口招手让赵东楼过去,说:“她们喜欢的是你的钱,现在没钱了,你还不走,就会遭祸了。”赵东楼如梦初醒,急忙跑回老家来了。

  说着,赵东楼拿出一封书信,说是鸦头托他送来的。信上说,她备受老母鞭打,度日如年,得知儿子已经回到父亲身边,心里很欣慰,如今儿子已经长大,让他来救母亲出去。信末叮嘱,老母和姐姐虽然毒辣,好歹是骨肉至亲,千万不要伤害她们的性命。

  王文见信后,痛哭流涕。把信给王孜看了,王孜当天就气冲冲地上路了。到了燕都,找到住址,王孜找到正在陪富商喝酒的妮子,一刀杀死。妮子瞬间变成狐狸。王孜找到厨房里,鸨母吓得躲在屋梁上,被王孜一箭射死,砍下脑袋。王孜找到母亲,砸开房锁,救了出来。母子二人抱头痛哭。

  

  当鸦头得知王孜杀了老母和姐姐的时候,气得责骂起儿子来。可是王孜顶嘴说:“你难道忘了皮鞭之苦了?她们就该死。”气得鸦头痛哭起来。王孜把老鸨家中的金银珠宝全带回去了。为了感谢赵东楼,王文赠与重金,赵东楼这才知道,老鸨一家都是狐狸精。

  王孜虽然很孝顺父母,但是脾气不好,只要触犯了他,恶声恶气,大吼大叫。鸦头对王文说:“这孩子长着拗筋,早晚会惹祸杀人,弄得倾家荡产。”于是,晚上趁王孜睡着,夫妻二人把王孜捆在床上。鸦头用大针刺儿子的踝骨边,刺进三四分深,挑出拗筋割断,又把胳膊上、脑袋上的拗筋割断。第二天早晨,王孜哭着说:“儿昨夜回想以前做的事,简直不像人干的!”从此,王孜变得像个女孩一样温顺,一家人和和美美地过着幸福的生活。

  

  从这个故事,小编获得两点启示,一是狐狸也爱财,为了赚钱,老狐狸精宁愿让女儿混迹于勾栏瓦肆,可是,狐狸的神通呢?赚钱的方法很多,加上人所没有的神通,随便干什么都可以赚钱,偏偏要当老鸨。原来狐狸也有为了钱丧心病狂的。二是拗筋是可以拔掉的,只不过这种办法没有传世,不然的话,世人都会变成谦谦君子,再也不会有暴躁之徒了,更不会有暴君了,世界便会一直和平下去,多好。可惜了!

 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  收藏举报投诉

  (重温聊斋系列015篇《鸦头》)

  这是一篇女狐与书生私奔的爱情故事。但是美好的爱情故事,却总是有人从中作梗。正如许仙和白娘子的爱情被法海捣乱一样,书生和女狐的爱情也被狐母捣乱,最终没有逃出狐母的神通广大与毒狠,被狐母棒打鸳鸯。女狐被老狐狸精抓回去后,备受折磨,儿子也被丢弃于街头。也幸亏有了这个儿子,十八年后,将母亲从老狐狸精的手中救出,一家人终于得以团圆。

  

  话说东昌府的秀才王文,是个老实巴交的人。有一年,他去湖北游玩,偶遇老乡赵东楼,便应邀去他的住处闲坐。一进门,王文看见屋里坐着一位美女,这才知道这个几年没有回家的大商人,在外面养了女人。赵东楼也不避嫌,直说这里是一处青楼,他一直借宿于此,包养了老鸨的大女儿妮子。

  说话间,王文看见一个绝色少女从门口路过,含情脉脉地看着王文。尽管王文是个端庄君子,也不禁心神荡漾起来。女子走后,他忍不住向赵东楼打听起来,才知道是鸨母的二女儿,年十四岁,名叫鸦头。因为生性刚烈,一直不愿接客,鸨母也不敢强逼。见王文对鸦头有意,赵东楼就开玩笑说,要给王文当媒人。

  

  王文窘迫地说:“可是,我身上没有钱。”赵东楼知道鸦头的性格,是不可能接客的,于是故作大方,忽悠王文说,可以资助他十两银子。王文当真了,跑回旅馆里,把他仅有的五两银子拿来,拉着赵东楼去找鸨母。鸨母嫌十五两银子太少不同意,没想到鸦头却同意了。赵东楼也没有想到这个结果,只得拿出十两银子来。

  到了半夜里,鸦头对王文说:“你怎么这么傻?把银子全拿来了,明天吃什么?”王文也后悔太冲动,流起泪来。鸦头劝慰王文不要难过,她不愿意成为风尘女子,看见王文忠厚老实,才愿意托付终身,鼓动王文和她连夜逃跑。王文同意了。于是,鸦头女扮男装,敲开门,假称有急事,骑上驴子连夜走了。这两匹驴子是王文和老仆骑来的,鸦头掏出两张符贴在老仆的背上和驴耳朵上,只听见风声呼呼的响,天亮时,竟然到了百里之外的汉口。

  

  王文很是惊讶。鸦头说:“实话告诉你吧,我是狐狸。母亲天天打骂我,我巴不得早点逃出来。我们就住在这里吧。”王文喜欢鸦头,也就不计较她是狐狸。他听从鸦头的建议,卖掉驴子做本钱,开了个卖酒卖茶的小店,和老仆一起经营,鸦头在家缝披肩绣荷包卖钱。一年后,家里请得起仆妇婢女了,王文也当起了甩手掌柜。

  一天晚上,鸦头的姐姐妮子忽然来了,说是母亲派她抓鸦头回去。鸦头与妮子争打起来,仆妇婢女们围上来,撵走了妮子。见住处暴露了,鸦头赶紧收拾,打算搬走。正在忙乱之际,鸨母来了,把鸦头抓走了。王文急忙赶到原先那座青楼,人全部换了,也不清楚鸨母她们一家去了哪里。王文只得大哭一场,收拾一番,回了东昌府老家。

  

  转眼过了几年,王文有事到燕都去,路过育婴堂时,看见一个七八岁的小孩,长得很像自己,就动了收养的念头。把男孩赎出来后,才得知男孩吃奶时就被遗弃了,不过,捡他时,胸前写着“山东王文之子”,所以被保姆取名王孜。王文很惊讶,我就是山东王文啊,可是,我没有儿子啊,莫非山东还有个同名同姓的?

  王孜长大了,高大勇猛,喜欢打架,王文根本管束不住。而且王孜还有个特殊能力,自称能看见鬼狐,曾经帮别人家里驱赶过作祟的狐狸。这一天,王文在集市上忽然遇见赵东楼,容貌枯瘦,衣衫破旧。王文把赵东楼请到家里,摆上酒菜,两人长谈起来。原来,鸨母抓回鸦头后,搬到燕都去了,逼鸦头嫁人,鸦头不从,鸨母就把鸦头关了起来。鸦头生了孩子后,鸨母扔在了胡同里,被育婴堂的人捡走了。

  

  赵东楼也跟着把生意转到燕都,不便运走的货物低价甩卖,加上路上的开销,他亏了血本,伤了元气。而且妮子挥霍无度,不几年,赵东楼就一贫如洗了。没了钱,鸨母不待见他,妮子也和其他的富商好上了。有一天,鸨母不在家,鸦头从窗口招手让赵东楼过去,说:“她们喜欢的是你的钱,现在没钱了,你还不走,就会遭祸了。”赵东楼如梦初醒,急忙跑回老家来了。

  说着,赵东楼拿出一封书信,说是鸦头托他送来的。信上说,她备受老母鞭打,度日如年,得知儿子已经回到父亲身边,心里很欣慰,如今儿子已经长大,让他来救母亲出去。信末叮嘱,老母和姐姐虽然毒辣,好歹是骨肉至亲,千万不要伤害她们的性命。

  王文见信后,痛哭流涕。把信给王孜看了,王孜当天就气冲冲地上路了。到了燕都,找到住址,王孜找到正在陪富商喝酒的妮子,一刀杀死。妮子瞬间变成狐狸。王孜找到厨房里,鸨母吓得躲在屋梁上,被王孜一箭射死,砍下脑袋。王孜找到母亲,砸开房锁,救了出来。母子二人抱头痛哭。

  

  当鸦头得知王孜杀了老母和姐姐的时候,气得责骂起儿子来。可是王孜顶嘴说:“你难道忘了皮鞭之苦了?她们就该死。”气得鸦头痛哭起来。王孜把老鸨家中的金银珠宝全带回去了。为了感谢赵东楼,王文赠与重金,赵东楼这才知道,老鸨一家都是狐狸精。

  王孜虽然很孝顺父母,但是脾气不好,只要触犯了他,恶声恶气,大吼大叫。鸦头对王文说:“这孩子长着拗筋,早晚会惹祸杀人,弄得倾家荡产。”于是,晚上趁王孜睡着,夫妻二人把王孜捆在床上。鸦头用大针刺儿子的踝骨边,刺进三四分深,挑出拗筋割断,又把胳膊上、脑袋上的拗筋割断。第二天早晨,王孜哭着说:“儿昨夜回想以前做的事,简直不像人干的!”从此,王孜变得像个女孩一样温顺,一家人和和美美地过着幸福的生活。

  

  从这个故事,小编获得两点启示,一是狐狸也爱财,为了赚钱,老狐狸精宁愿让女儿混迹于勾栏瓦肆,可是,狐狸的神通呢?赚钱的方法很多,加上人所没有的神通,随便干什么都可以赚钱,偏偏要当老鸨。原来狐狸也有为了钱丧心病狂的。二是拗筋是可以拔掉的,只不过这种办法没有传世,不然的话,世人都会变成谦谦君子,再也不会有暴躁之徒了,更不会有暴君了,世界便会一直和平下去,多好。可惜了!

 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